關於部落格
傢俱設計
  • 6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貪腐量刑=數額+情節

  修改前 個人貪污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可以並處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死刑,並處沒收財產。個人貪污數額在五萬元以上不滿十萬元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並處沒收財產;情節特別嚴重的,處無期徒刑,並處沒收財產。個人貪污數額在五千元以上不滿五萬元的,處一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情節嚴重的,處七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對多次貪污未經處理的,按照累計貪污數額處罰。   修改後擬刪去對貪污賄賂犯罪規定的五千、五萬、十萬等具體定罪量刑數額標準,原則規定數額較大或者情節較重、數額巨大或者情節嚴重、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情節特別嚴重三種情況,相應規定三檔刑罰,並保留適用死刑。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27日首次提請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其中對涉及貪污賄賂犯罪的法條修改引人矚目。   我國刑法分則中,用專章15個條款規定了貪污賄賂罪的定罪處罰。專家表示,刑法前八個修正案中,只改動了15個條款中的2條,而這次修正案一攬子修改其中6個條款可謂“大修”,修改主要針對貪污賄賂定罪量刑標準和加大行賄犯罪打擊力度兩個方面。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根據各方意見,擬刪去對貪污賄賂犯罪規定的五千、五萬、十萬等具體定罪量刑數額標準,原則規定數額較大或者情節較重、數額巨大或者情節嚴重、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情節特別嚴重三種情況,相應規定三檔刑罰,並保留適用死刑。   中國刑法學研究會會長、北師大刑事法律科學研究院院長趙秉志介紹,1997年刑法典把貪污受賄罪的定罪量刑標準規定為具體數額標準,是為了增強司法操作性。但經過多年司法實踐,具體數額標準逐漸難以適應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情況變化。   “草案把貪污受賄罪定罪量刑標準擬修改為概括模式,且納入了犯罪情節和後果的考量,具體數額和情節標準可由最高司法機關通過制定司法解釋予以確定,或由最高司法機關授權地方司法機關根據具體情況掌握,更為科學合理。”趙秉志說。   此外,草案從三方面加大了對行賄犯罪的處罰力度,一是對多類行賄犯罪增設了罰金刑;二是嚴格了對行賄罪從寬處罰的條件;三是增加了向國家工作人員近親屬等關係密切人員行賄的犯罪處罰規定,在打擊行賄的同時,約束領導幹部身邊人。   行賄犯罪是滋生腐敗的直接根源之一,行賄往往是受賄犯罪的始作俑者。最高人民法院刑三庭法官張向東認為,“對行賄犯罪懲處力度偏弱,會影響遏制腐敗犯罪的效果。加大對行賄犯罪的打擊力度,是這次刑法修改的亮點之一,必將對從源頭上遏制腐敗行為產生積極作用。”據新華社   “全環節”反腐   【針對受賄人】   刪除數額標準   設三檔刑罰   擬刪去對貪污賄賂犯罪規定的五千、五萬、十萬等具體定罪量刑數額標準,原則規定數額較大或者情節較重、數額巨大或者情節嚴重、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情節特別嚴重三種情況,相應規定三檔刑罰,並保留適用死刑。   【針對行賄人】   增設了罰金刑   涉及對行賄犯罪的處罰條款中,多處增加了處以罰金的內容,而此前在刑法對行賄人的處罰條款中,都沒有涉及罰金。   嚴格從寬條件   擬將“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的規定,修改為“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檢舉揭發行為對偵破重大案件起關鍵作用,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免除處罰。”   【針對身邊人】   約束幹部身邊人   增加了向國家工作人員近親屬等關係密切人員行賄的犯罪處罰規定。   聚/焦/   將腐敗犯罪“全環節”納入懲治範圍———   讓貪官“不敢收”   還要讓行賄人“不敢送”   法學專家認為,此次對刑法中腐敗犯罪相關條款進行修改,進一步完善了懲治腐敗的相關法律規定,將腐敗犯罪的“全環節”納入懲治範圍,體現了國家打擊腐敗犯罪的決心。   提高犯罪成本   讓行賄人吐出不當獲利   行賄人通過賄賂官員獲得了巨大利益,而在查處賄賂案件過程中,由於立法缺失,很難對行賄人進行經濟處罰,使其“吐出”不當獲利。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在涉及對行賄犯罪的處罰條款中,多處增加了處以罰金的內容。而此前在刑法對行賄人的處罰條款中,都沒有涉及罰金。   中國政法大學刑事司法學院教授曲新久認為,因為行賄、受賄大多是財產性犯罪,以前沒有設置罰金不夠合理,如果能夠通過財產刑這一法律手段加大對行賄人的懲治力度,無疑將大大增加行賄犯罪的法律成本。   嚴格從寬條件   令行賄人難逃刑罰   浙江金道律師事務所副主任王全明說,人們一般痛恨索賄受賄行為,卻認為行賄人多是“被動”一方,屬於“弱勢群體”。這種社會認知導致了一種惡性循環,形成一條衍生權力腐敗的“犯罪鏈”,使腐敗現象屢禁不絕。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擬將“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減輕處罰或者免除處罰”的規定,修改為“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的,可以從輕或者減輕處罰。其中犯罪較輕的,檢舉揭發行為對偵破重大案件起關鍵作用,或者有其他重大立功表現的,可以免除處罰。”   清華大學法學院教授周光權認為,草案加大了對行賄人員的處罰力度,規定即便行賄人在被追訴前主動交代行賄行為也應受到處罰,對免除處罰給予了嚴格限制,這意味著有更多的行賄人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擴大反腐範圍   擬處罰“身邊人”犯罪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增加規定,為利用國家工作人員的影響力謀取不正當利益,向其親屬等關係密切人員行賄的犯罪。   華東政法大學教授盧勤忠認為,此次在刑法修正案中增加向關係密切人行賄,擴大了對行賄犯罪的打擊範圍,原來刑法修正案(七)中增加了關係密切人受賄罪,但是行賄方沒有相應的處罰條款,此次將其列入,體現了從嚴打擊腐敗的決心。   但在記者採訪過程中也有基層檢察官表示擔心,如果對行賄者打擊過於嚴厲,很容易讓行賄者和受賄者形成利益共同體,給查處腐敗犯罪造成困難。案發前,行賄人還會不會主動檢舉受賄犯罪?案發後,行賄人還能不能積極配合查處受賄事實?   多數被採訪專家認為,本次修法加大了對行賄犯罪的處罰力度,這在一定程度上對行賄人是一個震懾,更加有利於從源頭上減少行賄受賄犯罪的發生。   增加情節考量   更有利於做到罪刑相當   周光權說:“現行刑法是按照貪污受賄的數額來定罪,分為四個檔次來進行判罰。但這畢竟是10多年前制定的,數額規定過死,有時難以根據案件的不同情況做到罪刑相適應。造成不少犯罪數額相差懸殊的案件,在量刑上難以拉開檔次。”   一位長期從事刑事審判的法官認為,將貪污數額標準規定為一個具體的數額,難以與經濟社會發展相適應,導致實踐中一些依法本應入罪或者本應重判的案件,因受數額標準的限制,無法入罪或者難以重判,損害了法律權威。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中刪去了對貪污受賄犯罪規定的具體數額,原則規定數額較大或者情節嚴重,數額巨大或者情節嚴重,數額特別巨大或者情節特別嚴重三種情況。   專家表示,本次修改,將剛性的數額標準修改為更有彈性的“數額+情節”模式,將更有利於做到罪刑相當。對於具體定罪標準,可以通過司法解釋明確相應標準,使反腐敗的司法程序更加符合實際、更加科學合理。據新華社   熱/評/   扎牢制度反腐的牢籠   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修改貪污賄賂犯罪定罪量刑標準,織嚴了懲治行賄犯罪的法網。立法機關旨在通過修改刑法反腐條款,針對受賄人、行賄人、領導幹部近親屬等“親緣腐敗”編織起更加嚴密的法網。制度反腐的治本之策有望向前邁出重要一步。   刑罰是“最後的防線”。修改刑法條款也映射出國家反腐敗機制從立法上正在逐步完善。對多類行賄罪規定處以罰金刑,大大提高犯罪成本;進一步嚴格對行賄罪從寬處罰的條件,避免行賄逃脫處罰;刪除具體數額標準,以概括性數額和情節為貪污賄賂定罪量刑,讓反腐敗的司法實踐更加科學……一系列法條的修改意圖,是剪斷衍生權力腐敗的“犯罪鏈”,把反腐敗的制度牢籠扎牢扎緊。當前,在懲治腐敗的高壓態勢下,初步形成了“不敢腐”的局面。只有按照全面推進依法治國的要求,不斷加大治本力度,加強制度建設、形成有效機制,黨紀國法一起發力,才能使領導幹部“不能腐”“不想腐”。   從嚴治黨,短期靠打,長效靠法,這一個“靠法”是需要一個健全的法律體系,還涉及到更加嚴格的黨紀黨規。   《新聞1+1》整理 楊歡 餘小紅   鏈接   賄賂犯罪國外如何判刑?   據專家介紹,在一些國家和地區,行賄與受賄同等處罰。如美國聯邦有關賄賂犯罪立法的一個重要特色就是,在法定刑的量刑上,對行賄和受賄兩者處罰相同。在西班牙、阿根廷、新西蘭、德國、日本等國家也實行行賄和受賄同罰。而世界很多國家,對於行賄罪的處罰輕於受賄罪。如意大利刑法典規定,受賄罪的最高刑為20年有期徒刑,行賄罪的最高刑為受賄罪的三分之一。另外,也有一些國家的刑法中只有對受賄罪的規定,對於行賄罪未作出規定,如丹麥、瑞典、挪威等。據新華社   商報專訪   著名刑法專家、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   貪腐量刑數額標準   可提高到5-10倍   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就此次對刑法中貪污受賄犯罪定罪量刑標準進行的修改,採訪了我國著名刑法專家、中國政法大學教授阮齊林。   調整數額 10年前已在討論   成都商報:此次修改擬刪去對貪污受賄犯罪規定具體數額,背景是什麼?為何要作出這樣的修改?現行標準有哪些需要完善之處?   阮齊林:其實,關於貪污受賄犯罪的數額調整,10年前已經在討論了,現行刑法從1997年實施至今,已有17年,隨著物價水平和經濟收入的大幅提高,目前規定的5000元、5萬元、10萬元已明顯不符合經濟現狀,並由此造成了兩個問題:   一是與物價水平和經濟收入相比,現行數額標準過於嚴厲了,貪污10萬要被判10年以上,相當於“一萬元一年”,著實重了。   二是現行刑法規定:“個人貪污數額在十萬元以上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無期徒刑”,超過10萬的,不管是10萬、上百萬還是幾千萬,可能都是被判十幾年,由此導致量刑不平衡。   各省可根據各自發展水平確定標準   成都商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主任李適表示,具體定罪量刑標準可由司法機關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掌握,或者由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通過制定司法解釋予以確定。您認為,具體定罪量刑標準應如何確定?理由是什麼?   阮齊林:我認為,可以參照盜竊罪提高到5倍的修改先例,提高到現行標準的5-10倍。也就是5萬元為數額較大的起點。同時,各省可以根據各自的經濟發展水平,確定該省範圍內的具體數額標準。   而且,與盜竊等侵犯私人權益不同,國家忍受侵害的能力更強,所以數額也應該較高一些。   追求公平正義與打擊腐敗的平衡   成都商報:如此規定,是否是對貪污受賄犯罪的放縱,不符合民眾對打擊腐敗的籲求?   阮齊林:關於該項修改討論了10年現在才付諸實施,主要也是怕這句話,但正如上面所說,刑法首先應該追求公平正義,現行標準已經與目前的經濟水平嚴重不相符,法律修改不能怕被誤解。   成都商報記者 王英占   成都情況   主要依據數額定罪量刑   希望明確“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標準   昨日,成都一基層法院的一名刑庭法官表示,目前,該院判罰貪污犯罪的數額有幾萬的,也有幾十萬的。至於判決結果,如果貪污數額在5000元以上1萬元以下,法院是可以判決免於刑事處罰或者緩刑的,只是要嚴格適用而已。該法官表示,現行刑法規定,貪污5000元即構成貪污罪,雖然也有5000元以下、情節較重可構成犯罪的規定,但最高法沒有出台“情節較重”的司法解釋,司法實踐中也難以界定,所以很少適用。   由於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刪除了對貪污犯罪規定的具體數額。該法官表示,最高法院一定要明確界定“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的標準,以便司法實踐中準確掌握。對貪污數額,該法官表示,隨著經濟的發展,應該適當提高一些。   成都某檢察院的一名公訴科檢察官稱,法律規定貪污10萬以上,沒有自首等法定減輕情節的,都應該判10年以上,“目前我們也只有嚴格按照現行法律執行。”該檢察官稱,以前貪污犯罪只是規定了數額,情節方面只是酌定的,自由裁量空間就比較大。這次刑法修正案(九)草案將犯罪數額和情節併列作為法定量刑規範,如果再對“情節嚴重”、“情節特別嚴重”進行細化的話,打擊力度更大一些。成都商報記者 王英占  (原標題:貪腐量刑=數額+情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